鹔霜

全职沉迷中,此号发的全职图都是无cp向。
请勿无授权转载。

一切为了相遇——《冬至以南》长评

瘫倒在床上时刷了下LFT看到曼曼的评整个人一激灵坐直。
跟着曼曼的文字再一次走进自己的故事有种温暖的新鲜感,更不用说这个人的文字这么这么温柔又美好TT3TT
太阳以西,冬至以南。看的时候觉得文字好美,后来听了曼曼的解释之后又叠加了n重感动,关于梦想,追求,相遇和奇迹。
真的感谢曼曼给我敲了这么棒这么美的长评,爱你!!
能在御泽坑认识你我也觉得是一个美丽的奇迹啊(肉麻脸

夏逅成歌:

——《冬至以南》长评






我之所以爱你的双脚


还因为它们曾踏遍土地


蒙受风尘


涉水过渠


直到你与我相遇。


——巴勃鲁·聂鲁达




12月28日,霜太太 @鹔霜 在LFT发布了《冬至以南》第一话的内容,跟随着她笔下的格格分镜,我们终于在数月后看到了故事的全貌。


属于过去的正太御幸一也,来自未来的阳光大男孩泽村荣纯,一封没有拆阅的信,和一句贯彻了始终却尚未宣之于口的告白,还有少年轻浅的吻,与离别时悠悠消散在晚空的白气。


这是一个温暖的故事。


也是一个关于相遇的故事。


泽村与御幸在青道的球场相遇;泽村因为时间线的变动而与年幼的御幸相遇;年幼的御幸等待与将要前来的泽村相遇。三段首尾相扣的相遇交织于此,相互影响相互作用,相互成为下一段相遇的前提。


霜在这三段故事间衔接了一个悬念,关于未来的御幸是否喜欢泽村的悬念。这个悬念其实是一道简单的算术题,只有笨蛋才不会解。最早得知答案的人是年幼的御幸。不过我敢肯定,如果他没有阅读那封信,时间一长也自然可以猜到,他本就是这样聪明的人。更何况感情方面开窍这种事,真要碰到喜欢的人了,无师自通是难免的。


有了会喜欢上这个人的结论,我们想要看到的自然是让人觉得喜欢上这个人是具有说服力的情节,于是在这里,故事进行到了最为暖心的一幕。——泽村帮小御幸吊打反击熊孩子。


相信很多人跟我一样,是从正太御幸那一集噗通掉坑的。小御幸是我从未见过的类型,他总是笑着,大笑、龇牙,睁眼、闭眼,你说他开心吧,又不像所有事都值得开心,你说他不开心吧,不,他明明就在开心。小小年纪就让人捉摸不透,虽然天天说这也有趣,那也有趣,但他其实最有趣。就是这样一个孩子,坚强到让我甚至觉得用上心疼二字都是折煞他的豁达,可是我分明就心里揪的慌,该用怎样的语言来描摹自己的心情呢?我不得而知。


就是在此刻,在看到漫画的此刻,看到泽村笑着站了出来的此刻,悬挂已久的巨石落了一截。


不是站出来说你们都是混蛋,我要打你们的屁股,替你们爸爸教训你们这帮口不择言的混球。


也不是一言不发冲上来先胖揍对方一顿再来讲道理拉家常,说说人生与理想或者干脆骂句滚。


更加不是抱住他哭哭说对不起刚刚没能出手帮你,你什么都没做错都是他们不好。


不是这样。


故事里的泽村站出来,光明磊落地希望这些目中无人的孩子们可以放下成见,既然站在棒球场上,手中握着的是球棒,就不要让与棒球无关的争议盘桓在侧。


而这正是御幸真正需要的。


重温漫画便可以发现,他并不奢望有人能理解自己,甚至觉得只要能打棒球,不理解也无所谓,如果有人讨厌自己那也没关系,只要能一起打棒球,在棒球上认可自己的能力便足够了。所以他才能只在脸上贴块胶布就权当昨日那些不快的欺侮事件并未发生,他笑着站在昨天所处的位置,以一个捕手的身份,向不认同他的人发起了新一轮的邀请和挑战。他当然也终会获得认可。


而现在,这个来自未来的人改变了他本来将要面对的事,和他一起面对了。我不禁感慨时间操作的精彩所在不就在这里吗!一同重新经历过去的事,让人在新的故事里体会到暖意。


那还未落到底的心中巨石抖了一抖,绳索噌的断裂。挺身而出的小投手,赢得的不仅仅是小小捕手的另眼相看。


而后如水般的相处,流云般飞走的时间,有对方呼吸声的夜晚,水滴顺着檐角而下的雨天。


习惯是很可怕的东西,它让他们成为了对方的常驻风景,然后在一个特别的场合,那些零碎的细节会突然来提醒。


这个习惯是错误的。你要改。




……?


晚睡6、7年,说早睡就早睡,可能吗?


可能,当然可能,怎么不可能了?我现在就早睡一个给你看。


说着看了看时至半夜两点的钟。




好吧。


但是喜欢上一个人怎么能类比晚睡这么不健康的事呢?你真是瞎扯淡,居心叵测!


什么,你说该待在未来的人滞留在过去,跟这该睡觉的时候不睡觉本质上没区别?


你……怎么办,你说得很有道理。




好的,我改。


总得给我点时间吧?




给,当然给。但不管给多少,都是无法满足的。




未来的御幸出现在了桥上,卡住的时钟指针恢复了行走。小御幸开始知道他们的时间所剩无几。


他绝不会说出你就不要走了,一直陪着我吧,这样幼稚的混账话,他只是珍惜了最后的每一天,记住了自己偷看的每一眼。然后在下起小雪、亮起路灯的夜晚,轻轻将泽村从过去推往未来。


折返的泽村为他戴上护目镜,然后消失不见,紊乱的时空恢复了正常,过去的雪也留在了过去。


没有度数的护目镜外,那个想要看清的身影,朦胧地离开了。




日复一日的训练,眼花缭乱的对手,故事中的御幸一也迅速成长着,终于来到了那个命定的场所。


他早就知道谁会出现,他一直在等待这一天。


可咋呼的投手却不知道自己将会碰到什么,甚至不知道自己将来会误入某个时空经历些什么,不知道他会将自己滚热诚挚的心双手捧出,也不知道他会化为零碎的梦境片段出现在每一个冬夏的夜晚。


他在正常的世界里漫无目的地奔走;他被拉扯进一段崭新的过去。


出错的时空,匆忙的来去。踏遍尘灰的双脚,沾满泥土的鞋底。


只是为了与你相遇。




再次感谢霜太太带给我们这个故事,感谢你初冬般的笔触,感谢你细雪般的柔软。


太阳以西,西伯利亚的农夫患上跋涉的癔病。[1]


冬至以南,来自长野的少年眼中燃起了不灭的火光。


生命需要奇迹。


2016/07/14 02:24




[1].出自《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


ps,房间的灯不知道怎么就突然坏了,黑灯瞎火的拍不了照,明天补上repo图233333(´;ω;`) 

评论(1)

热度(65)